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服装设计 >> 内容

让孩子拥抱诗意人生

时间:2013-8-2 8:54:2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关于童年与成长,卢梭认为:成长的过程是减法,儿童至为真纯、快乐,都是值得培养称赞的美德,相比之下成人只是“堕落的儿童”。关于孩子与诗,诗人谭畅说,孩子的心灵离诗歌最近,“如果说诗歌是天堂的语言,那孩子本身是操这种语言的天使。”成人总被太多东西蒙蔽,而孩子能一眼洞悉诗意。这期节目,走入诗人谭畅的诗意人...
关于童年与成长,卢梭认为:成长的过程是减法,儿童至为真纯、快乐,都是值得培养称赞的美德,相比之下成人只是“堕落的儿童”。


关于孩子与诗,诗人谭畅说,孩子的心灵离诗歌最近,“如果说诗歌是天堂的语言,那孩子本身是操这种语言的天使。”成人总被太多东西蒙蔽,而孩子能一眼洞悉诗意。


这期节目,走入诗人谭畅的诗意人生,走进她对孩子的感恩之心。

主持人:各位网友,欢迎收看《名师说家教》。今天我们谈一谈诗与人生,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著名诗人、词人谭畅老师。谭老师,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。

谭畅:各位家长,大家晚上好!

主持人:首先我先介绍一下谭老师,谭老师出版的诗集有《风从哪里来》、《几软》、《大女人》等,由谭老师作词的《俺是河南人》曾经登在我国著名的《歌曲》杂志上。这首歌由著名作曲家《我爱五指山,我爱万泉河》的曲作者刘长安老师曲,还有一个版本是由深圳的尹良作曲,还有一首歌是《启航向大海》由中国音协名誉主席傅庚辰曲,廖昌永演唱。

谭老师,首先我们聊一聊您的儿子吧。今天是您儿子的生日,我们节目组先在这里跟您的儿子说声生日快乐!

谭畅:谢谢各位,非常感谢。

2岁小儿活用诗

主持人:您曾为稚儿写了一篇《憨羊小传》,谈到儿子活学诗歌的经历。能谈谈这方面吗?

谭畅:一开始说到他2岁说话还不是很流畅的时候,男孩子好像在语言方面,天生比女孩子稍微迟钝一点点。所以当他在2岁的时候还不能把话说清楚的时候我们都很着急,有一种感觉,我们自己做一件事情,比如说我可以努力把它做好,我对自己是否有信心,或者说对自己有一个把握,但是对自己的孩子能否做得到,那是干着急,没办法,所以很自卑。

主持人:无力感。

谭畅:对,而且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担心。我就会问幼儿园的老师,听得懂他在讲什么呢?他在班里会不会太差?老师说你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?每个孩子都很厉害的,才开始放心。

谭畅:2岁的时候,小孩在2岁多,刚开始发育的时候,突然之间记忆力超强,无论你教他什么,他都飞快的学会。包括我们教他背古诗,鹅,鹅,鹅,只是说一两遍他就会了。我们家在珠江边,有时候带他到江边看夜景,有一艘船正好在那里开过来,小家伙突然之间像发现大陆一样,指着船说白毛浮绿水。

主持人:多大?

谭畅:两岁。我们以为教给他诗并不懂什么,谁知道他活学活用,白毛浮绿水,当然红掌拨清波就没有了。那时候我觉得孩子确实能给家长一些惊喜。

主持人:您觉得是您的遗传吗?

谭畅:我觉得不是我的遗传,一般遗传都是隔代的。

孩子是上天的作品 不是父母的作品

主持人:您自己是诗人,为儿子写了很多小儿歌,我们来读一读。其中一首是《小小鱼》,前提是谭老师的儿子有一个小名叫“鱼小羊”,谭老师给“鱼小羊”小朋友写了一首小诗:

小小鱼

小鱼小鱼嘻嘻嘻

头顶撮毛最顽皮

八个月的男子汉

元宝耳朵蒜头鼻

谭畅:因为小孩子,无论哪里的习惯,广州这边生下来的宝宝,都有一个很苦恼的共同特点,全是蒜头鼻。

主持人:这个有待考证。

谭畅:我身边的朋友,很多都是外头人,生下的孩子都是蒜头鼻。一般东北人鼻子比较长、比较高,可能因为天气比较冷,容易干燥,需要比较长的通道。在广州空气湿润,又温暖,所以人类就集中精力做别的事了,所以鼻子短短的。

主持人:第二首再给大家念一遍,谭老师写的《小水手》:

小小水手海盗长

咧嘴歪头笑得响

自古偷心为难事

奈何魔力自天堂

谭畅:我们都讲孩子是天使,可是这些天使如何跟我们发生关系的?像天堂和人间之间有一条光的话,某一天比较幸运之光击中我们,孩子坐着柔软的像彩虹一样光的滑梯来到这里,孩子是上天的,我们只是暂时的拥有了他,他是上天最好的作品,不是我们的作品,这是别的妈妈说的,我很认同。

其实我特别想加一个说法叫“感恩有你”,感谢宝宝,不是我们带宝宝出来,是孩子带我们玩,我们已经丧失的童年,在孩子身上可以找回,所以非常感谢。尤其今天是儿子的生日,觉得可怜天下父母心,非常感谢在之前相伴的6年,甚至再加上10月怀胎,6年10个月里非常感恩,他是我重新认识了人生,认识了自己,非常感谢。

主持人:除了刚刚我念的两首小诗,还有几首小诗,谭老师想跟我们网友朋友们分享一下。

谭畅:我写诗因为身边有一些朋友,我有一个朋友叫杜绿绿,也是女诗人,当时她见到我小孩,还抱在怀里的时候,她看到非常的高兴,我怀着时候她给了很多祝福,当生来了后,她抱在怀里,她非常高兴,写了一首小诗叫《童趣》:

你好可以,眯眼睛

葡萄熟透,黑又甜

偷偷抱你,藏起来

光溜溜的,小粉团

你的脚丫,我抓住

滚来滚去,夜已深

笑个不停,你哼哼

夏日多美,挂蚊帐

我走的快,打哈欠

一,二,三

哭吧哭吧,吃天光

我们下田,摘荠菜

做完坏事,睡大觉

多想和你,吹吹风

蓝天白云,晒尿片

你总这样,不吭声

折个飞机,扔过来

我好喜欢,拍拍手

日子真长,你高了

向右,看齐!

 

主持人:很有童趣的一首小诗。

谭畅:对,在这首诗写完不久,她也怀了自己的宝宝,我们互相分享这种孩子带给我们的快乐。

主持人:刚才杜绿绿的诗里面写鱼小羊小朋友写得非常的好,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孩子的爱。

谭畅:当时她写的时候,还抱在怀里,但是她写的时候已经比较大了,甚至能折纸飞机了。

 

诗歌就是中国人的信仰!

主持人:有人问您什么是诗歌,您曾写:“诗歌,不只是现实,也不只是想象:或精神与灵魂,或男人与女人,或上帝与撒旦,或天堂与地狱,或行为与思想,它是自由驰聘在诸多边界的精灵。”除此以外,诗歌还是什么?

谭畅:莫言现在不是得奖了吗?授奖的时候莫言是诗人。在30年代上海一本书《现代》,《现代》是里面老舍写的诗,实际上诗歌并不是说断了行就是诗,完全不断行也可能是诗。像古罗马里面那些都是完整的句子,但是仍然是诗。

主持人:那到底什么是诗?

谭畅:诗更多的是诗意,各种艺术作品的东西,到某种触动人的高度或者启迪的高度,我们都说它有诗意。有诗意这种东西是有共性的,并不仅仅是诗歌语言这种东西,触动我们心灵,对我们有启发,规避那些负能量,更多的引导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行的灯塔。

主持人:有人说诗是用最简练的语言表达最高度的思想。

谭畅:还有与之相反的说法,诗是无论你怎么翻译和折腾,都亘古不灭的,怎么折腾,仍然剩下来的,就像莎士比亚的作品,无论怎么翻,还是最核心的,像钻石一样无法摧毁的。

主持人:不管怎么说是来自精神层面的,可以给我们人生启迪的东西,能这样理解吗?

谭畅:甚至可以说成是我们精神层面酿的蜜。

主持人:从这个意义上说,它跟散文、小说这些文体艺术都是不一样的?

谭畅:诗这种文诗意,诗歌这种文体中间这几个词是有差异的,甚至是有交叉的。比如我们一般对诗歌的理解,分行,断字,在这个基础上跟散文、小说区别。刚才我们一直说散文也有可能是诗,戏剧也可能是诗,舞蹈可以是诗,音乐可以是诗,人生可能是诗,这是从比较广义的层面,强调它精神的质量。

但是要讲诗歌,就是一种文体。所以我这里呼吁一下,中国的高考,每次高考作文说除诗歌以外的,这是非常偷懒、不负责任的,很可能刚开始仅仅是权宜之计,后来就延续下来。为什么不敢让孩子写诗歌,这是老师偷懒,不敢评分,很难判断写的好坏。当你觉得很困难的时候,还是退而求其次了,我这里可能说得比较极端,但是希望在这方面思考一下。这么多年来,高考对诗歌的摒弃,是不是对我们的诗教,我的想法是中国有诗教的传统,没有哪个国家的孩子从刚开始学说话就学背诗的,中国是先学背诗,再学说话这些的,所以中国是有信仰的。

多背古诗有好处 但无需强迫孩子背诵

主持人:诗歌就是我们的宗教。小时候教儿子读诗,在中国父母中也是很普遍的。现在很多父母的孩子会讲话,就教他们“鹅,鹅,鹅”,“锄禾日当午”,您对此怎么看?

谭畅:诗歌感受的是音乐之美,树立我们对汉语言感性的认识。以前我认为孩子背的东西是不懂的,后来我改变了这种看法。中国有一句古话,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。我们小时候读的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时候,等我们老了后再读这种诗的感受是不一样的。它的理解上是开放性的,诗歌是一种文字里面的钻石,它给我们这种可能性。

实际上成人的眼睛是雪亮的,是对的。

主持人:有人说,孩子背诗无需明白确切意思,只需死记硬背,意思以后慢慢就懂了,父母逐字解释反而束缚了孩子的想象。

谭畅: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层次解释。第一,解释和逐字解释,对整个社会来说,讲故事更加容易被人接受,寓教于乐。对于大人尚且如此,对小孩子更应该放开一把。我们不要放弃给孩子讲故事,讲故事是孩子更好的理解东西和逐字逐句学语法理解是两个概念,不要拘泥,不要完全让他死记硬背,一点也不懂,那就没意思了。

对于2岁多的孩子,让他背任何东西,让他背《易经》都能背得住,但是大点后又忘了。

主持人:问题在于不理解。

谭畅:对。慢慢的他会融会贯通,如果特别小的时候追求背三字经,而且毫无乐趣的逼迫孩子读,如果感兴趣的,我见过喜欢的,不让他背他哭,觉得一口气背完觉得是特别了不起的事,那也可以。

主持人:您平时是一首一首诗读让儿子背的吗?

谭畅:刚开始的时候发现读三遍就会背很高兴,到第二首读两遍就会背了,然后我觉得没意思。因为对于他们来说,无论是中国的古诗还是小小的儿歌,对他来说背的难度是差不多的。我觉得可以更多的把古诗多给他们背一点,因为那种音乐节奏,语言的音乐性、节奏性是很好的。

主持人:也有人说,孩子小,记忆力好,可以背词汇相对难的诗歌。

谭畅:他可以做到,但是因材施教,不同的孩子喜欢背的可以多给他一点,如果他很痛苦的就不要折磨他了,因为我们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,要珍惜,他的每一天都是生命中唯一的那一天。

赏鉴诗歌之美

主持人:你说诗歌会击中人灵魂的东西,您觉得诗歌到底美在哪里?可以举一两首您最喜欢的诗歌给我们听一下。

谭畅:第一,关于海子的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”。第二首是顾城的“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,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”,第三句是比较好玩的话,非常幽默,在现代诗歌我觉得是写得比较好的,他使你微笑,这是写给一个女孩子的情诗,“除了你的名字,没有哪个汉字不是糟粕”。

这击中了吗?我觉得任何一个女孩子,受到这样一封诗,我觉得心里还是会逗一下的,不管你是否喜欢这个人,你会觉得好棒。我们会觉得很开玩笑,但是其实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言艺术。

关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,就是我今天不幸福,我从明天才幸福。孩子写的都是绝望的,是天使在人间的痛。曾经我们一位领导说,他在几乎要患忧郁症的情况,突然读到海子的诗,有一点如雷贯耳般的感觉,如饥似渴拿到海子的全集,要翻一翻读一读,才能写得好,而且把他长期以来的亚健康轻度抑郁症给治愈了。如果说有点心灵不堪重负的感觉,可以读一读海子的诗,它会使你的心灵安宁下来,海子对这个世界怀有大爱的,但是他很痛苦很绝望,但是他仍然还是有希望。

顾城其实在死之前,已经为自己的墓写了一首诗,他想象他的墓是什么样的,描述了他的墓,墓边上有大树,枝繁叶茂,低低的,人从那里走过的时候,“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,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”,这种感觉有点悚然的感觉。

还有那个“除了你的名字,没有汉字不是糟粕”,这种被击中的感觉我相信你能被体会到。

主持人:相信在网络前的各位也能体会到。很多人觉得诗是比较难以理解的东西,现在我们读诗的人也不是特别的多,大家觉得诗特别难懂。像您刚刚读的包括前面读的《小小鱼》等等,还有海子、顾城的诗都不是那么的难懂。

刚刚您也说到高考在作文里也没有诗的形式,同时也考诗的鉴赏,家长说孩子总是做这道题做不好,不知道怎么鉴赏一首诗,您觉得应该从什么角度鉴赏才是对的?

谭畅:我们要把诗歌鉴赏和诗歌鉴赏考试分开。这里我还是要残酷的说一下。

我们今天讲诗意的人生,不是说如何通过关于诗歌的考试,这仍然是两个概念。我们认为考试是一场游戏,但是它是一场致命的游戏,致命的游戏后果是非常残酷的。你既然参与考试这场游戏,那么就遵守考试的规则。每个人虽然可以呼吁改革教育制度,但是作为一个个体,在具体的一场考试中,你仍然是一个弱势者。我们没有必然让我们的孩子成为牺牲品,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跟孩子说清楚,让他在这场游戏中尽量处于优势,而不是牺牲自己。很多孩子为什么出现高考零分,他认为他有牺牲精神,他说我宁愿得零分,我要坚持我心中的真理,如果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已经牺牲掉了,那我们以后的教学改革,教育改革的推动更缺少支持了。

关于诗歌鉴赏本身,诗歌鉴赏本身是一个享受的过程。一首诗能够经过长期岁月的考验,甚至进入我们的课本,那是需要有很顽强的生命力。当然我不排除偶然的因素或者各种各样的可能性,但是更多的还是凭实力。这样的诗歌本身承载着很多信息,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东西,当我们面对一首诗歌的时候,我们首先要分开,我现在是为了考试,还是为了这首诗。如果为了这首诗就尽心的享受语言的乐趣,如果是考试,像甘蔗一样,在嚼甘蔗的过程中是有乐趣的。

关于诗歌的鉴赏,我也看过很多诗歌鉴赏的书,有很多确实是匪夷所思,不知道怎么说。可能写鉴赏的那些人也不懂诗,很多人说鉴赏诗是电光火花的对招。我们面对诗歌的时候,要允许诗歌给孩子提供不同的可能性,我不能说这个孩子说游船是白色的,它不是白毛就是错的。如果说水不是绿色的,晚上珠江的水可能是黑色的,但是灯光是绿色的,甚至可以给他打一个叉。但是实际上孩子是对的,因为诗歌就在于可能性。它让你传达的那种诗意之美是拥有无限可能的,真正的好东西是你围着它打转,无限接近没有到达,但是心灵已经超越了。这是一张纸,纸没有什么意思,“一片白色的羽毛在空中缓缓的落下,上面也许是一滴过于沉重的泪水”,就是你在说它,但是你在围着它说。

诗歌是孩子本身的语言

 

主持人:您说过孩子的心灵最接近诗。

谭畅:它比我们近,如果说诗歌是天堂的语言,那孩子本身是操这种语言的天使。

主持人:因为他们的心更纯净,比我们更纯净。

谭畅:我们可能更多的一些折腾。比如说我们说到一个词,我们被这个词带走了。“白毛”,我们被这个“毛”字带走了。我们读《鹅》这首诗想到的就是鹅,但是孩子会想到船。

主持人:有人说孩子的语言本身就是诗,您觉得孩子可以写诗吗?

谭畅:可以,当然可以。有一个朋友叫江湖海,他是中年得女,视若珍宝。本身他是写诗的,比较有心,把孩子说的话有一些有意思的记录下来,还出了一本诗集。

主持人:我从您微博里截了几首江湖海的诗。

谭畅:我刚才说的是他记录他女儿的语言,作为他女儿的诗。这些是他女儿画的画,再根据这个画的内容跟他女儿进行交流,跟这幅画有关的事情,由他来写儿童诗。当然这里面可以给大家分享的是,就是《愤怒的孔雀》:

她坐在画桌前

等爸爸下班回家

夜深了仍然没有睡意

被自己的画激动着

要爸爸猜一猜

她究竟画的是什么

爸爸回来后她刚一提问

就自己给出答案

我画的是愤怒的孔雀

有没有感受到这个小女孩想表述的是什么?

主持人:我久等你不归。

谭畅:她以画画的方式,跟爸爸含蓄的表达不满和警告的,但是小孩子她对世界的认识,她觉得我这么复杂的东西他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刚问完爸爸,立刻告诉爸爸,证明孩子觉得他比我们聪明多了,很担心我们不理解,就是属于他那个世界的语言,他要努力帮我们翻译一下,这就是他和诗歌的距离以及我们和诗歌的距离。

主持人:孩子有一颗诗歌的心。

谭畅:那是他本身的语言。

主持人:来自天堂的语言。我们忘却太久了。

谭畅:诗人要保持一颗童心。

主持人:我们的题目拥抱诗意的人生,您觉得怎样的人生是诗意的?

谭畅:感恩的人生,来到这个世界上,本身是与年龄的约会,约会的时间是有限的,只能往前,不能回头。这段旅程里,带来另外一个世界的美好、纯净、惊喜,孩子将来会成为怎样的,要成为怎样就怎样,我们提供各种可能性,我们不去塑造他,由他来塑造我们,我们只要感恩的心就够了。

主持人:下面我们来看一看网友们有什么样的提问。

一位网友小小鱼问:感觉现在的诗歌是小众的艺术,想当年盛唐时期脍炙人口,譬如说今日的周杰伦跟方文山,为什么诗歌会落得如斯境地?是否因为今日的诗人太过阳春白雪,还是因为诗歌的形式,一旦脱离传统的古体诗就缺少诗歌独有的格式和平仄,就缺少了诗歌的魅力?您怎么看的?

谭畅:其实他自己对这个问题已经做了充分的考虑,然后给出各种可能性。他认为诗歌现在边缘化了,诗歌是否边缘化了,这本身就是几个层次的问题。第一,诗歌曾经很重要,曾经诗歌放在运动的边缘,是号角、口号,那样其实也不一定对。正如我们现在的各种文体,小说最盛行,只有小说家是最受欢迎的作家,一个时期某种文体的盛行,是一种文化现象,各种偶然的因素。但是对于诗歌来说,边缘化有可能是一件好事情。

主持人:为什么呢?

谭畅:如果一种文体被过分的流行,有可能成为一种利用,会产生一种引导。就是认为这样的才是好的,是对的,然后产生一种放大效应。比如以前有一段时间,郭沫若写过一些口号文革诗,那时候如果认为那种诗是最好的,反而对诗歌是一种损害。诗歌是我们心灵酿出的东西,只要人存在、语言存在,就会有诗歌酿出来,没有那么大的功利性,反而更有利与它本质的展现。

包括现在的小说,小说的结果,好好写小说也没关系,现在小说又被谁牵着鼻子走?被“影视”牵着鼻子走,谁的小说改编成影视了,在社会上就有影响,认可度比较大。这样子的结果,就是一种文体束缚在另外一种文体之间,对文体本身可能是一种损害。

关于说诗人是不是过于如阳春白雪,我肯定要说“NO”,现在的诗人不光是食人间烟火的,有的故意走向脑残体、垃圾派、口水等,自己往下降,拼命的匍匐在地。并没有使大家真正的接近诗歌,如果说是践踏的接近,那种接近宁愿不要。

诗人在俄罗斯都是非常受重视的,我们以前认为诗人有先知的作用,贯通天地,有灵气。有一种神秘的力量,从这一点上,其实诗人普遍有这种东西,但是有的时候自己会被自己吓到,之前在深圳王晓玲写过《月光》一首诗,在高高的桥上,一列火车掉下来了,而且垂直的悬挂在桥上,那首诗写的很早,真正动车事故发生的时候,就把她吓死了。诗人的寓言能力也很可怕,作为个体的人他不是希望有的。

说到的阳春白雪,还是因为脱离古体诗的诗歌?因为他比较推崇方文山,方文山确实是很棒的词人。他写的《山水合璧》,他其实表达的是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合并统一的愿望,既是一首非常好的歌词也是很棒的诗,所以他保留了这种韵脚、节奏,甚至有一些平仄。即使他的词写得很古典,但是被周杰伦一唱就很现代了,但是他们找到了一种可能性,并且含糊不清,但是他们找到了一种可能性,这种结合还是比较风靡,但是不是说只有这样才行,也不是说诗歌被边缘化就是缺少这个,如果将来我们所有的诗歌都变成方文山、周杰伦这种,估计大家也受不了。

主持人:会不会还有一个意思是要复古?

谭畅:我觉得诗歌就是可能性,你得有可能性,你有本事复古可以做,没问题,我相信大家的审美接受能力。我们所有老祖宗的遗产还有西方的遗产,民间的诗经的遗产《离骚》等,所有的这些遗产,都可以全部在你面前,摆在盘子里,你怎么用都4行,但是请你给我提供一个拿得出手的东西。而且真的不是说不许这样或那样,没有不许,什么都可以,但是请把它做好,最终你还是炒出一盘属于自己的菜才行。

主持人:下一位网友说到,我孩子喜欢写诗,诗歌也被老师评语说写得不错,只可惜考试作文现在不能写诗。

谭畅:我也有一些朋友他们的孩子也写一些诗,但是对于小孩子,我们的要求标准是不一样的,我们可以把他的作品保存下来,将来一方面为他做保存,另外一方面可能对社会对其他人有启发。既然是孩子写的诗,要求放低一点,出版社各种印发,我们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,即使这个孩子真的一样,你说这个孩子写诗就特别好,最后他真的会按照你的方向发展下去。我也见过有的家长说,我孩子以后要真写诗,吃什么呀。这也要客观的考虑下去。

主持人:下一位网友的提问,网名“感恩”说,感恩有你,丧失的童年可以在孩子身上重复。我也非常感谢有女儿这个贴心小棉袄。

谭畅:我很羡慕有女儿的。我今天还在那儿想,女孩子从开始懂事,女儿一直领先男孩,上学的整个过程一直领先男孩。到了高中阶段,出现数理化比较难,这样子女孩子走得慢一点,才走得平齐,其实还是有差距。在考试整条路上,一直到博士,女孩子遥遥领先,男孩子跟在后面。

谭畅:需要时间。我们放眼望去,科研单位里面很多是女孩子的,21世纪是女性的世界,我觉得指日可待了,但是我是一个男孩子的妈妈,所以我忧心忡忡,而且我有一点点焦虑和自卑,真的很羡慕有女儿的妈妈。

主持人:您是女性主义吗?

谭畅:不能这么说,如果你是女的,你不能说我假装我是一个男的,伍尔芙说,我们每个人就是雌雄同体,是的,我们承认,女孩子身上也有男性的一面。因为人的染色体,所以肯定也是有男性一面的。但是更多显现出的是女性,其实有很多上天给予我们的一些扶优。我说生而知之,学而知之,感而知之,女性有非常多的感而知之,所以女性经常说第六感,当哪个男人说我是第六感,大家就噓声一片了。以前我们女生要把各种身体特征掩盖掉,甚至女伴男装,获取与男性平等竞争的可能性,包括女驸马。现在我们是我的女的我很骄傲,而且我可以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与之竞争,这真的是非常幸运的。

有时候是不是认为两性之间非此即彼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,那也没必要。

主持人:有一位网友问到,谭老师,请问像您这么成功的女士,是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的,如此优雅知性的诗人,很乐观,孩子很出色,可以晒晒育儿经吗?

谭畅:你不要相信世界上有一个可以把家庭、事业全都搞得非常好的人,这种人是不存在的。你遇到的问题我同样遇到,但是你能克服的我也能克服。关于育儿经,我觉得还是感恩,充分的享受它,无论是完美的和不完美的,生命给予我们非常真实而且无论是切肤之痛,还是惊喜,都是非常值得感恩的。而且我们不要相信我们真的是千手观音,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,就算有的事情小小做砸一点,自我安慰一下,因为有孩子安慰一下,说我已经是妈妈了。

主持人:今天时间差不多了,非常感谢谭老师光临我们的节目,也非常感谢各位网友陪我们看完这一期节目。

刚刚谭老师谈的她的诗歌、人生、她的诗意人生,还有她的孩子,相信大家听完这期节目对诗歌的理解却有更深一层的认识,我们有时候不需要把诗歌看得太过功利,它不仅仅止于孩子的高考,孩子的诗歌鉴赏又或者是读了诗歌可以给孩子什么,也许诗歌有时候就是击中我们心灵、灵魂的一点东西,它来自天堂,我们让孩子保存这一点点诗意,也让我们的孩子得到诗意的人生,说到底这都是美的感受。

谭畅:享受与孩子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,享受诗歌,享受诗意人生,感恩,感恩这个世界。

主持人:让孩子拥抱诗意,感恩人生,感恩大家,我们下期节目再见!

 

作者:羊城晚报 录入:羊城晚报 来源:原创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针织衫批发市场(zhenzhishan.org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c618125@163.com 站长QQ:1121373762 移ICP备100868号
  • Powered by 澄海玩具展厅